登入 首頁

QQ姐姐 與 叩逃弟弟

2007.07.05
脫掉脫掉!外套脫掉!
叩逃:這是什麼?好白晰的魷魚?




叩逃:可是又很像蝸牛,莫非是白斬雞?




QQ:是我啦!我把大衣給脫掉了!




叩逃:哈哈!好像拜拜供奉的白雞XD
QQ:笑什麼,你這個大摳呆!




Q媽:昨天帶QQ去剔毛,這是她第二次剔毛,突然變的很乖完全沒有掙扎,而且回家也沒有自閉,我想她已經習慣了吧!




QQ:雖然一開始有點不習慣…




QQ:但都已經剔光,我也只能默默接受了。
Q媽:從QQ的正面照過去,竟然因為頭的毛太膨,以及她太瘦而看不見身體,算是一枚苗條的美少喵吧!




QQ:身體沒有毛真的怪怪的




QQ:都不能好好整理我的毛髮,即使我一直舔身體…




QQ:卻始終舔不到毛囧




Q媽:都剔光了怎麼可能舔到毛!而且舔就舔,你有必要在這個時候作瑜珈嗎?




QQ:呃...被你發現我身上的肉很鬆弛嗎?= =




QQ:這就是我剔毛後的煩惱,雖然脫掉外套很涼快,可是身體得練結實點,才不會被笑是老皮




QQ:所以娘,你不要再拍了,等我練結實點再來拍吧!




Q媽:那我拍你的背好了,你看背部多麼的結實啊XD(剔完毛才發現其實QQ真的滿瘦的)




QQ:算了!我還是來睡好了~娘,這是什麼來的,怎麼比枕頭還好睡!
Q媽:我要用滑鼠了啦!




QQ:這個板子也超好躺的,比床還好睡。
Q媽:那是我的繪圖板= =




QQ:再讓我睡一下嘛,小氣鬼!那,還給你~




QQ:跟你們說,我娘真的很小氣!當我動到她的東西時,她就會一直念,然後把我抱到床上。不過…以前怎麼沒想過枕頭這麼好睡啊!難怪我娘每天晚上都罷佔著!




Q媽:QQ你怎麼又跑去睡我的枕頭了。
QQ:你們看你們看...她又在念我了




QQ:我來喝水總不會被你趕了吧!
Q媽:QQ過來~
QQ:又有什麼事了




QQ:這是什麼?我討厭穿衣服啦!




Q媽:穿衣服才不會著涼啊,你看還滿適合你的呀!




QQ:好像是耶,我也覺得我穿起來挺漂亮的!呵呵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Q媽:因為本人我,對於拿電剪幫他們剔毛還是存有一點恐懼感,所以今年夏天還是先讓我有心理準備,明年再來學好了XD(QQ:聽起來像是一種逃避的藉口吧!

這是QQ第二次剔毛,上一次是二年前了吧,去年我沒有幫她剔毛,今年去剔時她完全沒有生氣,也沒有掙扎喔!整個就是變乖了,該感謝結紮的關係嗎?呵~

帶她回家也很正常,完全沒有自閉,更沒有被叩逃嫌棄(向來都只有QQ嫌他的份),她比較不習慣的應該是沒有毛可以舔了,一直舔不到的那種表情挺好笑的,還有晚上睡覺會吹冷氣,怕她太冷,還在我枕頭放了一條毯子,結果她大小姐竟然跑去霸佔衣櫥,把叩逃趕了出來

QQ穿的那件衣服是以前一個同事學裁縫作給她的,不過因為剛學不久作的,所以胸口有點小,但是已經不錯了,至少有衣服的樣子,哈~
拍拍手留言